老铁们有知道亚索背景故事6的吗?求告知谢谢! 财富值5

2020-09-24 20:44发布

老铁们有知道亚索背景故事6的吗?求告知谢谢!
9条回答
我叫小稳子
2楼-- · 2020-09-24 22:22
"在亚索年幼的时候,他就相信其他村民对自己作出的评价-总有一天,他的存在会导致布告牌的审判,甚至会成为无法消除的错误。 让亚索感到痛苦的是,这个评价似乎确有其事。亚索的母亲在生下他之前,已经是拥有一个儿子的寡妇,而亚索的父亲如同秋风一般进入她的人生。而他确实也像秋风一般,在安顿好一家人,准备度过艾欧尼亚寒冬之前,就悄无声息地离去了。 尽管亚索和同母异父的哥哥永恩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永恩谦虚有礼、慎独勤奋,但兄弟两人却是形影不离。每当亚索被其他人起伏,永恩总是挺身而出地保护自己的哥哥。亚索缺乏耐心,他想要立即变强,不想继续被人欺负。永恩加入村中著名的剑术学校修炼后,年轻的亚索决定追随脚本,他冒着大雨,在学校门口死心等候,最终老师心软了,打开大门让他加入。 亚索很快就向大家展现了他惊人的天赋,因此在新同学眼里亚索是一根刺,除此之外,亚索也是多届以来唯一受到御风之术最后传人索玛长老关注的学生。年纪颇高的索玛长老在亚索身上看到了潜力,但他却无法管教好这个脱缰野马。亚索基本上无视了长老传授的知识,而永恩则是在旁恳求弟弟放下傲慢,他赠送了亚索一颗枫树种子,教会他谦虚的道理。第二天早上,亚索接受了索玛长老的弟子身份,成为了他的贴身护卫。 当诺克萨斯入侵艾欧尼亚消息传到学校后,学校中很多人受到普雷希典大战强硬态度影响,村中很快召集了一些年轻人。亚索希望自己可以参加到战斗中,但他被命令驻守学校,保护长老的安全。无奈的亚索只能看着哥哥加入到战场。诺克萨斯的入侵变成了战斗,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诺克萨斯的鼓声从山谷中传来,亚索听到后抛下使命,以为能以一己之力逆转战局。 当他到达现场后,亚索没有发现战斗,只有满地的尸体。亚索确信这里发生过战争,但没有人能够阻止,土地受到了污染。亚索第二天回到学校后,发现学校只剩下几个学生,他们的剑指向了亚索。索玛长老被杀,亚索被指控渎职和谋杀两个罪名,但亚索明白自己如果不行动的话,真正的凶手就会逍遥法外。所以他决定越狱,尽管他知道这样会让人以为他是畏罪潜逃。 亚索流浪于战火纷飞的艾欧尼亚,一直在寻找凶手的线索。与此同时,他受到战友们的追杀,被迫与他们生死交手,刚开始的时候亚索并不介意,直到他畏惧的永恩出现了。他们各自有自己的使命,并且无法妥协,最终拔刀相向,但永恩不敌亚索。在刀光剑影后,亚索亲手击杀了哥哥。 亚索跪倒在地,恳求哥哥的原谅。永恩临死前告诉亚索,索玛长老是被御风之术杀害,因此大家才认为亚索是凶手。当亚索试图追问线索时,永恩已经死去。亚索陷入了沉默,他再也没有机会得到哥哥的原谅。 失去师父和哥哥的亚索开始流浪,依靠酒精逃避痛苦,他成为了失去灵魂的剑。直到他在雪地遇到了一名被诺克萨斯军队追捕,名为塔莉垭的女巫。亚索原本以为他此生不会再结下师徒关系,但他却成为了塔莉垭的导师。亚索教会塔莉垭如何运用力量来控制岩石,将索玛长老的教导传授给她。 随着古代帝王阿兹尔复苏的谣言传到艾欧尼亚,师徒两人决定分道扬镳。亚索将永恩交给自己的枫树种子传给塔莉垭,如今的亚索也完成了传承。当塔莉垭决定回到沙漠故乡时,亚索也向自己的老家出发,他决心纠正自己的错误。"
Delete・隐身
3楼-- · 2020-09-24 22:22
疾风剑豪是怎么看放逐之刃的!官方的回答的比较耐人寻味:他们俩个有着一样的背景,都被自己的族群抛弃了,如果光从这点来看他们很可能成为朋友,但是亚索怀疑锐雯杀害了他所保护的长老,这有也就意味着亚索和锐雯不可能成为朋友,他们可能会是死敌,这里官方提到了亚索可能和锐雯成为死敌,不少玩家表示疑惑,下面让我慢慢道来。 放逐之刃——锐雯 首先疾风剑豪背景故事中提到:在一次对抗洛克萨斯的战争中,亚索因为自己的自大导致他所保护的长老死去了,最后查出长老是死于风刃的力量之下,而当时只有亚索一个人会风刃的力量,亚索被判处叛国罪开始了流浪——疾风剑豪亚索详细背景故事 而我们再看放逐之刃背景故事中了解到:从小就拥有天赋的锐雯接受了军队的号召,参与了一次对艾欧尼亚的军师行动之中,而这场行动属于单方面的屠杀,锐雯负责消灭敌方的残余势力。 而我们要知道亚索就来自艾欧尼亚,他就是奉命去保护队长洛克萨斯的长老,随后被判处叛国罪不得不开始了流浪,而亚索再与他哥哥的决斗中,他的哥哥临死前告诉了他,长老死在了风刃之下,而国内只有亚索会风刃,这里我们就不得不联想到锐雯也是会风刃的,锐雯也进攻过艾欧尼亚。 到这里大家对于设计们的背景设置是不是有点小佩服了,亚索正式在国服登陆后和瑞文之间有互动,锐雯十有八九就是亚索寻找的仇人了!
我家高冷权志龙
4楼-- · 2020-09-24 22:22
嘲讽瑞雯时: 哪一个比较沉重?你的剑还是你的过去? 我们都要面对自己的旧账,锐雯! 锐雯,你不可以逃避真实的自己! 破碎之剑、破碎之心…… 击杀时没说什么 当亚索看到瑞雯大招时: 又一把疾风之刃 这招是谁教你的
ゐ  .温暖
5楼-- · 2020-09-24 22:22
借由上古的无极之术,易大师锻其外、敏其内,使其行动能够随心所欲。虽然他将暴力当作最后的手段避之,但易大师挥舞长剑时的优雅与速度,仍确保问题能迎刃而解。 身为无极的最后掌门,易大师献出其一生来寻找学徒,以继承他已逝同胞们共同的遗产。早在易大师完全精通无极之术前,他就被认为是最谙这门神秘武学的掌门之一。当有诺克萨斯军队来袭的一字一句传入这个偏僻村庄时,易大师马上就愿意证明他的大师身手。 易大师扫遍艾欧尼亚的战场,用迅疾而致命的剑术,击退如汹涌浪潮袭来的诺克萨斯步兵。这让诺克萨斯最高指挥官尴尬至极。理解到无极门人将会对他们的侵略造成多大威胁,诺克萨斯决定在此流家乡中进行一场噩梦般的生化攻击。尽管某些人没有被毒性药水致死,但他们被扭曲的心灵再也无法恢复了。易大师的家园成了废墟一片。 在战争告结后,易大师回到他那早已惨不忍睹、仅剩残骸的村落。他成为了那场攻击中最后的受害者。就算身体完好,易大师的灵魂也已破碎。他努力地捉住自己空荡的心中唯一一个支撑:复仇。 受到他对向毁灭故乡的敌人们复仇的欲望驱使,易大师费上数个年头隐世训练。他虽成为了比起从前更加致命的武士,却仍未追求到无极的真理。就在易大师最挫折的时候,一只拥有高贵模样的奇怪猴子打扰了他的修练。这只站得跟人类一样直的猴子,边看着易大师的动作边模仿了起来。易大师试着把它赶走,但这头灵巧的生物似乎以将易大师的技术反过来运用在他本人身上为乐。渐渐地,和这只有趣的野兽交手的易大师感到心中的怒气消失了。 当他心中的憎恨完全平息,易大师发现自己终于抓到了猴子的尾巴。他马上了解到,为了复仇而修行无极之术,是永远不会掌握它的。当易大师放走了猴子,他同时也放走了心中溅血敌人的渴望。易大师向帮他指出自己一直都视而不见之物的猴子道谢,并对猴子居然开口回答了他感到意外,希望能向易大师请学战斗技巧。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要求,但从这里易大师看见了他新的道路:那条为了让先人之学再度荣光,名为'传承'的道路。 '最利的刀锋也比不上平静的灵魂。'-易大师 亚索是一个百折不屈的男人,还是一名身手敏捷的剑客,能够运用风的力量来斩杀敌人。这位曾经春风得意的战士因为诬告而身败名裂,并且被迫卷入了一场令人绝望的生存之战。即使整个世界都已与他为敌,他也要竭尽所能地去将罪恶绳之以法,并恢复自身的名誉。 亚索曾是艾欧尼亚某所知名剑术道场的天才学徒,并且还是同辈中唯一能够掌握传说中的御风剑术的学生。大部分人曾相信他注定会成为一位伟大的英雄。但是,因为诺克萨斯的入侵,他的命运被永久地改变了。亚索在那时负责保护一位艾欧尼亚长者,但是,他自大地以为自己的剑能够改变战局,便擅离职守,投身于战场之中。当他回到长者身边时,发现长者已被杀死。 身败名裂的亚索甘愿自首,准备用一生来补偿他的失职之罪。但是,他不单被控告玩忽职守,还被控告谋杀,这让他震惊不已。尽管负罪感让他困惑不已、痛苦不堪,但他知道,如果他不作为的话,真正的刺客就会逍遥法外。亚索拔剑而战,逃出道场,并且他非常清楚,自己又犯下了谋反罪,整个艾欧尼亚都会与他为敌了。他第一次陷入真正的孤独境地,踏上了寻找杀害长老的真凶的人生旅程。亚索接下来的数年都在各地流浪,搜寻着能够带他找到真凶的蛛丝马迹。至始至终,他都在被昔日的同窗们无情地追捕着,不断地被迫作战,否则就会丧命。他的使命驱使着他不断前行,直到他被最为可怕的对手-他的亲兄弟,永恩所追-上。在传统礼教的束缚下,这两位剑客先是互相鞠躬,然后拔剑交战。在月光下,他们无声地将剑挥舞了一圈又一圈。当他们最终向前冲锋时,永恩不敌亚索;剑光闪过,永恩就倒下了。亚索弃剑后冲到永恩旁边。 在传统礼教的束缚下,这两位剑客先是互相鞠躬,然后拔剑交战。在月光下,他们无声地将剑挥舞了一圈又一圈。当他们最终向前冲锋时,永恩不敌亚索;剑光闪过,永恩就倒下了。亚索弃剑后冲到永恩旁边。百感交集下,他询问自己的兄弟,他的亲人们怎么会认为他有罪。永恩说:“长者死于御风剑术。还有谁能做到呢?”亚索瞬间明白了为何自己会被控告。他再次声称自己是清白的,并且乞求他的兄弟原谅自己。随着他的兄弟在他的臂弯里永眠,他的泪水也在他的脸颊上滑落。 在旭日下,亚索埋葬了永恩,但他没有时间去悼念了。很快就会有其他人来追捕他。兄弟的启示给了他全新的目标;他现在已经有了能够带他抓到真凶的线索。他一边立誓,一边收拾行李,不舍地告别永恩之墓,在风的陪伴下踏上征程。
脚、凉透骨
6楼-- · 2020-09-24 22:22
亚索是个剑客,对于剑客来说,真正的挑战不是杀人,而是不杀人。亚索把生命融入刀剑,但是却忘了自我,他变得冲动和自负,完全失去了耐心,他背叛了他的国家,他的朋友,甚至背叛了他自己。不知道亚索会在这条黑暗的道路上走多远。 亚索是一个百折不屈的男人,还是一名身手敏捷的剑客,能够运用风的力量来斩杀敌人。这位曾经春风得意的战士因为诬告而身败名裂,并且被迫卷入了一场令人绝望的生存之战。即使整个世界都已与他为敌,他也要竭尽所能地去将罪恶绳之以法,并恢复自身的名誉。 亚索曾是艾欧尼亚某所知名剑术道场的天才学徒,并且还是同辈中唯一能够掌握传说中的御风剑术的学生。大部分人曾相信他注定会成为一位伟大的英雄。但是,因为诺克萨斯的入侵,他的命运被永久地改变了。亚索在那时负责保护一位艾欧尼亚长者,但是,他自大地以为自己的剑能够改变战局,便擅离职守,投身于战场之中。当他回到长者身边时,发现长者已被杀死。 身败名裂的亚索甘愿自首,准备用一生来补偿他的失职之罪。但是,他不单被控告玩忽职守,还被控告谋杀,这让他震惊不已。尽管负罪感让他困惑不已、痛苦不堪,但他知道,如果他不作为的话,真正的刺客就会逍遥法外。亚索拔剑而战,逃出道场,并且他非常清楚,自己又犯下了谋反罪,整个艾欧尼亚都会与他为敌了。他第一次陷入真正的孤独境地,踏上了寻找杀害长老的真凶的人生旅程。亚索接下来的数年都在各地流浪,搜寻着能够带他找到真凶的蛛丝马迹。至始至终,他都在被昔日的同窗们无情地追捕着,不断地被迫作战,否则就会丧命。 他的使命驱使着他不断前行,直到他被最为可怕的对手-他的亲兄弟,永恩所追-上。在传统礼教的束缚下,这两位剑客先是互相鞠躬,然后拔剑交战。在月光下,他们无声地将剑挥舞了一圈又一圈。当他们最终向前冲锋时,永恩不敌亚索;剑光闪过,永恩就倒下了。亚索弃剑后冲到永恩旁边。百感交集下,他询问自己的兄弟,他的亲人们怎么会认为他有罪。永恩说:“长者死于御风剑术。还有谁能做到呢?”亚索瞬间明白了为何自己会被控告。他再次声称自己是清白的,并且乞求他的兄弟原谅自己。随着他的兄弟在他的臂弯里永眠,他的泪水也在他的脸颊上滑落。 在旭日下,亚索埋葬了永恩,但他没有时间去悼念了。很快就会有其他人来追捕他。兄弟的启示给了他全新的目标;他现在已经有了能够带他抓到真凶的线索。他一边立誓,一边收拾行李,不舍地告别永恩之墓,在风的陪伴下踏上征程。 皎洁的夜空中,亚索呼啸而过,为的是庄严的胜利。他将风的原力注入了他那本已经无可匹敌的元素剑法中。亚索曾经是一名艾欧尼亚武道学院的成员,并且 是唯一一个掌握了传说中驾驭神风之技的学生。现在的亚索如激荡的灵风一般,在符文之地上飞速穿梭,为的是找寻那位刺杀了艾欧尼亚长老的真正凶手--他杀死 了亚索要保护的人,也令亚索背负上叛国的罪名。 参考资料 牛游戏网.牛游戏网[引用时间2017-12-26]
死了,灵魂来爱
7楼-- · 2020-09-24 22:22
预告背景故事 塔莉亚-鸟与她所选择的道路 第一章 塔莉亚不愿意为诺克萨斯人驱使,因此拒绝献出自己的力量。这样的代价是她被强行扔进了水里,一路漂泊到了下游的艾欧尼亚,并在这里遇到了陷入沉思的黑发男人(亚索)。塔莉亚不小心引发了雪崩,虽然自己逃过一劫,但是环绕着风的男人却不见了。 第二章 塔莉亚用尽全力把亚索救了出来,而亚索也表示“还没到死的时候”。 第三章 两人进行了友好的交谈,亚索一眼就道出了塔莉亚“恕瑞玛人”的身份,并询问她为什么来到了艾欧尼亚,塔莉亚告诉亚索诺克萨斯人要借自己的力量进攻艾欧尼亚,而自己不想使用这样的力量:“在我能控制自己体内的力量之前,我不会使用它,因为这样会伤及很多人。” 第四章 塔莉亚在艾欧尼亚的野外遇到了凶猛的雪狮,一开始她并不想动用自己的力量“因为力量太过强大,离开故乡反而是对亲人最好的保护。”但是在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塔莉亚接受了亚索的谏言“破坏的力量本就没有好坏之分,而是看她自己所选择的道路。”在最后塔莉亚成功的击退了对手。 第五章 塔莉亚在亚索的帮助下进行修行。但是有一日塔莉亚突然听到了来自故乡的信息,从旁边客人的谈论中了解到阿兹尔的归来,这位飞升者想要重建恕瑞玛帝国。但是这时亚索突然被人认了出来,并指认他为杀人的凶手,引来了一群卫兵的追捕。 第六章 “想杀我?你可以试试”亚索并没有放弃抵抗,而塔莉亚也直接放出一个击飞,亚索接上大招秒杀了这些龙套。两人一同逃出升天。 第七章 塔莉亚认为阿兹尔想要重建帝国,并重新奴役自己的子民,因此她想要回恕瑞玛帮助自己的家人。但是亚索认为自己在艾欧尼亚还有未做完的事,拒绝同行,同时他觉得塔莉亚的火候不够,回去是白白送命。 在离别之际,两人交换信物,亚索告诉塔莉亚沿河前进会找到一个孤独的船夫,交给他信物之后告诉他你要去弗雷尔卓德,正当塔莉亚赶到疑惑的时候,亚索告诉她“那里有可以引导你的人,弗雷尔卓德会指引你回到故乡。”
流年浮生若梦
8楼-- · 2020-09-24 22:22
从情节我们可以知道长老是被疾风剑气杀死的,而放眼整个LOL,就只有瑞文会疾风斩,结果很明显了,而且RW的疾风斩呗亚索W挡住的时候亚索会说:嗯?有一把疾风之剑?
空城的空//
9楼-- · 2020-09-24 22:22
亚索是一个百折不屈的男人,还是一名身手敏捷的剑客,能够运用风的力量来斩杀敌人。这位曾经春风得意的战士因为诬告而身败名裂,并且被迫卷入了一场令人绝望的生存之战。即使整个世界都已与他为敌,他也要竭尽所能地去将罪恶绳之以法,并恢复自身的名誉。 亚索曾是艾欧尼亚某所知名剑术道场的天才学徒,并且还是同辈中唯一能够掌握传说中的御风剑术的学生。大部分人曾相信他注定会成为一位伟大的英雄。但是,因为诺克萨斯的入侵,他的命运被永久地改变了。亚索在那时负责保护一位艾欧尼亚长者,但是,他自大地以为自己的剑能够改变战局,便擅离职守,投身于战场之中。当他回到长者身边时,发现长者已被杀死。 身败名裂的亚索甘愿自首,准备用一生来补偿他的失职之罪。但是,他不单被控告玩忽职守,还被控告谋杀,这让他震惊不已。尽管负罪感让他困惑不已、痛苦不堪,但他知道,如果他不作为的话,真正的刺客就会逍遥法外。亚索拔剑而战,逃出道场,并且他非常清楚,自己又犯下了谋反罪,整个艾欧尼亚都会与他为敌了。他第一次陷入真正的孤独境地,踏上了寻找杀害长老的真凶的人生旅程。 亚索接下来的数年都在各地流浪,搜寻着能够带他找到真凶的蛛丝马迹。至始至终,他都在被昔日的同窗们无情地追捕着,不断地被迫作战,否则就会丧命。他的使命驱使着他不断前行,直到他被最为可怕的对手——他的亲兄弟,永恩——所追上。 在传统礼教的束缚下,这两位剑客先是互相鞠躬,然后拔剑交战。在月光下,他们无声地将剑挥舞了一圈又一圈。当他们最终向前冲锋时,永恩不敌亚索;剑光闪过,永恩就倒下了。亚索弃剑后冲到永恩旁边。 百感交集下,他询问自己的兄弟,他的亲人们怎么会认为他有罪。永恩说:“长者死于御风剑术。还有谁能做到呢?”亚索瞬间明白了为何自己会被控告。他再次声称自己是清白的,并且乞求他的兄弟原谅自己。随着他的兄弟在他的臂弯里永眠,他的泪水也在他的脸颊上滑落。 在旭日下,亚索埋葬了永恩,但他没有时间去悼念了。很快就会有其他人来追捕他。兄弟的启示给了他全新的目标;他现在已经有了能够带他抓到真凶的线索。他一边立誓,一边收拾行李,不舍地告别永恩之墓,在风的陪伴下踏上征程。 “剑之故事,以血为墨。”——亚索
没有范儿
10楼-- · 2020-09-24 22:22
比较多的意见是锐雯啊,亚索的长老死于御风剑术,而锐雯的大招就是疾风斩 但是也不排除拳头挥后来又编出其他的故事,弄个新英雄说是他杀的之类的

一周热门 更多>

相关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