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们有知道lol巨神峰的背景故事的吗?求告知谢谢! 财富值5

2020-09-24 20:44发布

老铁们有知道lol巨神峰的背景故事的吗?求告知谢谢!
8条回答
妞丶给爷站住
2楼-- · 2020-09-24 22:25
直到二十年前,符文之地才从战乱中解脱。这片大陆上的人民自远古以来就习惯结群而斗,用战争解决纷争。而不论何时,战争的工具始终都是魔法。军队用法术和符文武装自己,英雄们打造出大部分魔法物品率领部队彼此厮杀。召唤师,瓦洛兰大陆的实际领导者们,他们疯狂使用魔法能量攻击敌人的部队和支持者。他们拥有近乎无限的原始魔法力量,从未考虑过无止境的滥用魔法会给这片大陆的环境带来怎样的灾难。   然而近200年来无止境的魔法滥用让瓦洛兰的人民看到了符文之地的脆弱现状。最后两次符文之战极大地影响了瓦洛兰的地质环境,尽管人们试图聚集魔法能量来恢复这灾难性的后果,却毫无作用。剧烈的地震和恐怖的魔法风暴让整个瓦洛兰为之颤抖,对人们来说这份恐惧远超过战争的可怖。人们终于意识到世界已经承受不起符文之战的破坏   为了回应世界上不断恶化的政治和经济危机,瓦洛兰的大法师们——包括许多强大的召唤师——达成共识,所有的冲突必须以可控和系统化的方式来处理。他们成立了一个叫英雄联盟的组织,目的在于监督瓦洛兰的政治纷争,使其得以有序处理。位于战争学院的英雄联盟得到瓦洛兰政治实体们陆续授权,这个组织将管理、处置所有政治纷争所带来的结果。   英雄联盟决定,所有重大的政治纷争须通过专门设立在瓦洛兰各地的竞技场来处理。拥有不同政见的召唤师们各自召唤一个英雄,这些英雄们带领没有心智意识的小兵进行战斗,这些小兵由初阶召唤者通过水晶枢纽产生。它们将在竞技场内中对决,达成任务的目标获取胜利。而其中最常见的胜利条件为摧毁对方的水晶枢纽。这些竞技场即是我们通常提到的正义之地。   虽然主要的政治冲突已经通过英雄联盟进行了处理,但敌对政治实体间仍不断出现冲突。英雄联盟通过一项战略性对策,在对立的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之间建立了战争学院,虽然零星的武装冲突时有发生,但两者几乎停止了所有的直接对抗,。现在好战的诺克萨斯最高指挥部已经把目标转移到了征服近海地区。虽然所有的政治实体都忍受着英雄联盟的管理,但没人傻到去招惹如此多的强大法师、召唤师和英雄。   由英雄联盟管理、在正义之地展开的战斗对瓦洛兰而言,不仅有着极大的政治意义,还有巨大的社会价值。英雄联盟通过魔法将战场的影像和音像传送到魔法接收器上展示出来,观看正义之地的战斗已经成为瓦洛兰居民越来越热衷的娱乐项目。   英雄联盟由著名的最高公正议会监管,议会则由三位强大的高级召唤师组成。自从5年前,前最高议员雷吉纳德•阿什拉姆神秘消失后,拉里瓦什接替了他的职位。公正议会不仅要领导英雄联盟,同时也担任着瓦洛兰最高裁判所的职责,裁决瓦洛兰各政治势力的冲突。   英雄联盟特使:特使被派遣到瓦洛兰各个城邦展现联盟的意志。此外,特使还是联盟在城邦的代表。   审判者:审判者是指派到各个正义之地裁决比赛的仲裁人员。   议会:这个以高阶召唤者为主体的组织负责解决瓦洛兰的政治纠纷。议会竞技场的战斗结果来裁决纠纷。   英雄联盟通过内部组织的形式来完成各种任务。英雄联盟会向每个城邦都委派一位联盟密使,他们是当地维护联盟关系的外交官。密使也是联盟在城邦的政治代表。审判者是委派到各个正义之地裁决比赛的仲裁人员。议会是以高阶召唤师为主体的组织,负责解决瓦洛兰的政治纷争。议会以竞技场的战斗胜负来裁决纷争
┈┾纯色纯情纯爱
3楼-- · 2020-09-24 22:25
那应该是宝石骑士塔里克了,他的背景故事重做了,原本是一个很有潜力但是玩忽职守的官员,后来因为渎职被判罚去爬巨神峰(爬巨神峰等于宣判死刑了),结果没想到他爬山后顿悟,并且和巨神峰的神灵合体,成为了巨神的化身去对抗虚空了。 不过估计你这种系统提问也不会采纳我的。 影流infi
人贱不如不见
4楼-- · 2020-09-24 22:25
战争学院 战争学院是英雄联盟裁决瓦洛兰政治纠纷之地。这里是绝 冰晶凤凰 对中立的领土,严禁任何纷争。违反者将面对学院的士兵和魔法。学院坐落于一座巨型水晶枢纽之上,由黑曜石、贵金属和魔法塑形而成。它位于莫格罗恩关隘的北方入口,刚好位于相互敌对的城邦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之间。 除了作为英雄联盟所在地,战争学院还是瓦洛兰最权威的军事培训机构。很多图书馆都致力于收录战争学院的英雄信息,并向所有研究者开放。[1] 战争学院内部是马约里斯秘术中心,部分是魔法学校,部分是法术储藏地,还有一部分是雇佣经纪处。马约里斯秘术中心是召唤师们交易游戏金币的中心,无论新手还是大师都可以在这里花费自己从正义之地挣得的金币,换取他们感兴趣的物件。召唤师可以在此消耗金币,换取召唤新保卫者化身的能力。[1] 扭曲丛林 被称为扭曲丛林的正义之地是联盟最新的竞技场之一。对联盟大部分的对手来说,这里仍是一片神秘未知。扭曲丛林位于铁脊山脉以北的一片茂密的森林,位于祖安城邦和另一个主关口之间(这个关口将诺克萨斯和瓦洛兰北部海滩连接起来)。扭曲丛林是祖安附近仅有几处未被砍伐的森林,或许这个竞技场的地形可以解释原因。魔法滥用——主要来自祖安,当然也包括符文之战无数次战斗)——扭曲了森林翠绿的生态环境,将其变成一片奇异的异域景象。扭曲丛林里的两座水晶枢纽更多的要持该地区物理环境的稳定性。 德玛西亚 人类城邦德玛西亚坐落在瓦洛兰的西部海岸。德玛西亚人民的共同目标是通过善良和正义让所有人都过得更好。他们认为恶毒自私如同疾病,应当从人类灵魂中根除。来到德玛西亚并定居于此的人们,具有和本地居民一样的理想和美德。[1] 班德尔城 班德尔城是符文之地最古老的城邦,它的历史比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还早。班德尔城也是瓦洛兰最与世隔绝的城邦——约德尔人喜欢这样。虽然约德尔人非常友好互助,不过城市的天然自我保护性却阻碍了他们享受生活。班德尔城市斥候(城邦的防御力量和考古队伍)熟知黑貂山脉每一个角落与缝隙,他们的职责是确保每一位有着合法理由的冒险者,让他们可以安全完成任务。[1] 艾欧尼亚 艾欧尼亚位于瓦洛兰大陆之外,诺克萨斯东北。虽然该国的主要人口组成是人类,但部分约德尔人和其他世界性种族也将这里视为家园。艾欧尼亚有许多宗教中心和学校。艾欧尼亚法院是全瓦洛兰公认的公平和中立的典范。所以艾欧尼亚审判官是除了英雄联盟审判者之外最受青睐的职位。 艾欧尼亚长期以来一直申明对瓦洛兰的政治事务保持中立,不过这一姿态并不能让艾欧尼亚远离大陆的纷争。最近,人类强权城邦诺克萨斯已经将征服目标转向了艾欧尼亚。在英雄联盟有能力全面影响瓦洛兰的政治事务之前,诺克萨斯已经发动了旨在征服艾欧尼亚的一系列战役。艾欧尼亚成功挡住了诺克萨斯最高指挥部的攻击。事实上,诺克萨斯和艾欧尼亚之间胶着的战事,以及诺克萨斯试图将战争升级的后续举动是联盟成立的主要诱因之一。[1] 艾卡西亚 从巫毒之地一直到海岸线的重峦叠嶂之间,有一处被遗忘之地。大家都认为那是一片荒原,毁灭于远古符文之战的遗迹。然而,这不过是艾卡西亚的表象。误入罪恶之地的旅客通常的命运是死亡或被人遗忘,不过无论哪一种或许都是种解脱。这里是毁灭之地,远古城市的遗迹漫天迷雾,尽是奇形怪状巨大腐朽的石像,并且都是些黑暗恐怖的神祗。这里崇拜的是无尽虚空的生物。 艾卡西亚现在仍有人居住,他们是当初这个黑暗之地建造者们的堕落后裔。几乎所有的本地居民都祖辈相传演戏来自无尽虚空的远古魔法。他们等待了数代人之久,一直在研习禁断书籍内被遗忘的预言。[1] 皮特沃夫 皮特沃夫是瓦洛兰北部的和平城邦,致力于推动科学技术的发展。当然在皮特沃夫境内也存在有魔法,不过科技得到了更广泛的使用,并成为居民的首选。“魔法是科技引擎的燃料”这是皮尔特沃夫的大众常识。海克斯科技即为皮尔特沃夫的法律准则。[1] 蓝焰岛 蓝焰岛是一个错误的古称,实际上蓝焰岛是瓦洛兰大陆约德 英雄联盟壁纸(15张) 尔城东部海岸线外三个独立岛屿的总称。在第三次符文之战期间,最大的一场战争引发的毁灭性魔法力量将岛屿撕成碎片。一枚附有高度不稳定的魔法超大稀有金属炸弹落在了岛上,引发了爆炸。后续的爆炸不仅将岛上驻军毁灭殆尽,爆炸产生的高温也融化了一切,为岛屿覆加了一层外壳。魔法混入岩浆,从支离破碎的土地表面喷射出来。 比尔吉沃特是蓝焰岛上的扩展建筑,一直到八十年前才发现的。它位于三个岛最大的一座,拥有一个宽广且易守难攻的天然港口,面向东部海岸。三岛链中最大的岛屿仍是最稳固的。比尔吉沃特可以扩展开来成为一个真正的城邦。城镇无法成为一个政治实体,因为这里是瓦洛兰那些早已建立的王国的庇护所。政治和地理环境使得这里最终成为了海盗的避难所,并发展成为符文之地最无法无天的海上走私中心。无数海盗抛锚于比尔吉沃特。符文之地海域无数海盗的到来也让这座城市发展成为一个非官方的贸易中心,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各种珍惜物品,甚至是违禁品。[1] 祖安 祖安是位于瓦洛兰北部被滥用的科技和魔法所扭曲的城邦。无数声名狼藉的恐怖科技和魔法创造发明于此。事实上,祖安政府成立的初衷即为保护祖安的实验不受反对力量的阻扰。建立这座城市的灵魂人物们,当初亦是为了从皮特沃夫保守的法律下追求学术自由而来到这里。祖安拥有优良的科学研究,不过对科学和魔法研究松散放纵的管理和控制,让祖安成为一个危险的居住之地。[1]
凌乱の舞步
5楼-- · 2020-09-24 22:25
背景故事:弗雷尔卓德坐落於瓦洛兰大陆西北方的永冻苔原。早期因为内部纷争加上地处边疆,导致居住於此的种族不喜欢与外界往来,独然而居。在种种因素与诺克萨斯的推力下,让他们成为了瓦罗兰大陆中,第八个也是最新的一座城邦。弗雷尔卓德是冰雪风暴之乡。这是一个无情的地方,山地长年被冰雪所覆盖。弗雷尔卓德位於瓦洛兰大陆北部冻苔原地带,来这里旅游,特别是在冬季,是非常危险的。在这里有一个世上最大的冰雪漩涡,包围着整个大陆的北方。弗雷尔卓德人经历了多年的战争。在这一代,由传奇三姐妹分别带领着各自的部落而战,分别是——玛芙乐公主:冰之舞僧的苦行僧部落;华妮公主:寒冬之爪 的冬爪部落;艾希公主:寒冰射手的寒冰射手部落。弗雷尔卓德人一直在进行他们已经遗忘开战理由的战争。直到随着玛芙乐公主的病逝,丽桑卓公主的投诚,弗雷尔卓德迎来真正的统治者——艾希。北方弗雷尔卓德人的女王艾希和迁移到北方的野蛮人部族之王泰达米尔一起统治这个冰雪的国度。 英雄:冰霜女巫 - 丽桑卓 凛冬之怒 - 瑟庄妮 寒冰射手 - 艾希 蛮族之王 - 泰达米尔 雷霆咆哮 - 沃利贝尔 冰晶凤凰 - 艾尼维亚 雪人骑士 - 努努
十字开头怎敢说永久
6楼-- · 2020-09-24 22:25
巨神峰的神是曙光女神,潘森只是一个部落的
半聋半哑半糊涂
7楼-- · 2020-09-24 22:25
举世无双的勇士潘森是一名势如破竹、势不可挡的战斗精英。他生于巨神峰脚下的尚武民族拉阔尔,后来他成功攀登上了巨神峰的陡峭绝壁,证明了自己的资格,并成为了神选之人,变成了战争星灵的肉体化身。他被赋予超越人类的力量,无情地寻找巨神峰的敌人,所到之处尸横遍野。 阿特瑞斯曾是一位自豪的拉阔尔少年,他的名字来自一颗星星,在夜空中与其他三颗组成了武士星座,拉阔尔文化称之为潘森星座。虽然阿特瑞斯并不是巨神峰少年武士中最快最强的,也不是刀枪剑戟兵器技法最精湛的,但阿特瑞斯具有永不言败的决心和毅力,而且他的耐受力是同龄人之中最出名的。每天破晓以前,其他人还在睡梦中时,他就会起床沿着巨神峰崎岖的山路晨跑,每天入夜以后,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训练场,双手因操练兵器而如同灌铅。 阿特瑞斯和另一位名叫派拉斯的少年武士逐渐成为了对手。派拉斯出身于声名显赫的武士家族,技法高超,身强体壮,而且很有人缘。他似乎注定会成就非凡的一生,他的同龄人之中没有任何人能在竞技场上打败他。只有阿特瑞斯不服输,每次都从地上爬起来继续打,浑身淤青、血迹斑斑,一次次被打倒,又一次次爬起来。虽然阿特瑞斯此举赢得了年迈教官的敬意,但却让派拉斯产生了敌意,他将阿特瑞斯的不服输看成是对自己的轻视。 阿特瑞斯遭到了伙伴们的疏远,而且还经常被派拉斯和他的追随者们殴打,不过他用自己的隐忍和坚毅将一切都扛了下来。他将自己被排挤的事严格对家人保密,因为他知道,告诉家人只会给他们带来痛苦。 有一天,少年武士和他们的教官外出进行初冬巡逻,行军一天以后,他们来到了一座拉阔尔哨所,但看到的只有冒着青烟的废墟。雪地被鲜血染红,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领队者立刻下令撤退,但太迟了,敌人已经扑了上来。 这群异乡人身覆毛皮和重铠,从覆盖的白雪下一跃而出,战斧闪着寒光。这些少年武士全都尚未完成训练,而他们的带队长官也都年迈体衰,早已过了鼎盛之年,即便如此,他们每个人倒下之前都会杀掉若干名敌人。无奈敌方人多势众,拉阔尔人接二连三地倒下。 阿特瑞斯背靠着背作战,最后的拉阔尔人依然矗立着。两个人全都受了伤、流着血。这场战斗只需要片刻就能结束,但他们知道自己必须回到村子发出警报。阿特瑞斯将长枪刺入一个野蛮人的咽喉,与此同时派拉斯砍倒了另外两个,在敌人的包围圈上打出了短暂的豁口。阿特瑞斯让派拉斯先走,自己拦住敌人。当时已经没有时间争论,阿特瑞斯已经向敌人发起冲锋 – 派拉斯逃走了。 阿特瑞斯奋力苦战,但随着一柄战斧切进他的胸膛,他最终还是倒下了,随后陷入了昏迷。 他醒来时发现派拉斯正在守着自己,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过缝合包扎。他得知自己的村子并没有遭到袭击,松了一口气。但随后的消息让他感到震惊:拉阔尔族人和烈阳教派的长老全都没有派出拉霍拉克,没有追踪并杀掉那些入侵者,相反,他们决定留在原地,抵御任何可能发生的袭击。 随后的几个月中,阿特瑞斯和派拉斯很快成为了亲密的朋友。所有曾经的抵触情绪全都一笔勾销,他们带着全新的活力和目标投身于训练之中。这段时间以来,阿特瑞斯对烈阳教派的不满与日俱增。他认为,保护拉阔尔族最好的方式是主动出击,寻找并消灭那些对他们有威胁的潜在敌人,但烈阳教派武士的新首领 – 曾与他隶属于同一个部族的蕾欧娜 – 却倡导另一种保护方式,阿特瑞斯将之看作是软弱和被动的表现。 和所有的拉阔尔少年一样,阿特瑞斯和派拉斯都是听着这样的故事长大的:伟大的英雄爬上了巨神峰之巅,然后被赐予了神力。这对好友一起通过了拉阔尔武士的残酷试炼仪式,他们开始进行最虔诚的训练,打算亲自勇攀高峰。阿特瑞斯希望能够获得神力,从而亲自寻找并消灭拉阔尔族的敌人,因为看上去烈阳教派并不打算主动出击。 只有最强壮的人才会去挑战巨神峰,而一千人中鲜有一人瞥见过峰顶。即便如此,阿特瑞斯和派拉斯依然有许多同行者,他们来自山脚下四散的各个拉阔尔族村庄,集合以后,他们开始了攀登。他们出发后不久,银月 从太阳正前方掠过,白昼俨然变为黑夜。有人认为这是不祥之兆,但阿特瑞斯却认为这意味着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 意味着他对于烈阳教派的看法没有偏颇。 经过了数周的爬升,这支队伍的人数削减到了最初的一半。有的人半途而退,有的人则被巨峰带走,或失足坠入深渊、或被雪崩埋葬、或被冷彻的寒夜冻死。他们已经远远超越云际,天空呈现出变幻莫测的光影和幻象。他们依然坚持前行。 空气逐渐变得稀薄,时间从数周绵延至数月,寒冷愈加彻骨。几名攀登者停下来喘口气,结果再未动过一丝一毫,寒冷把他们的血肉与巨峰结为一体。其他人由于缺氧和劳累丧失了理智,纵身跳下悬崖,像小石块一样坠落下去。巨峰一个接一个地带走了那些试图挑战它的人,最后只剩下了派拉斯和阿特瑞斯。 这两位好友精疲力竭、冰冷入骨,他们的神志已经模糊不清,最后终于成功登顶,但他们最后发现这里… 空无一物。 他们没有看到峰顶的传说之城,也没有什么天人武士等着迎接他们 – 只有寒冰、死亡和被扭曲成卵圆形的岩石。拍拉斯倒下了,他最后一丝力气终于用尽,而阿特瑞斯则发出了失望的怒吼。 K阿特瑞斯知道拍拉斯已经没有力气下山了,于是来到了他身边,抱膝而坐,眼睁睁地看着他朋友的生命渐渐流逝。 这个时候天堂的大门敞开了。周围的空气向水一般闪烁着波光,阿特瑞斯面前出现了一道门。门的另一端泻出了金色的光芒,温暖着他的脸,透过柔光的帷幕可以瞥见一座城市 – 超越凡人理解的建筑和宏伟辉煌的景象。前方一个人影站在那里,向他伸出一只手,等待着他的回应。 阿特瑞斯的脸上流下惊诧的泪水。他不愿离开自己的朋友,但他低头看到拍拉斯已经死在了他的怀里,脸上挂着祝福的笑容。阿特瑞斯站了起来,帮他的朋友合上双眼,将他轻轻地放在渐渐融化的雪地上。他向前走去,走向他的向导,穿过了真实的帷幕,进入了真正的巨神城 。 几个月过去了。山脚下的人们认为阿特瑞斯和拍拉斯已经和其他攀登者一样殒命了。人们为他们哀悼,但这种事已经让人习以为常,甚至这样的结局早已在料想之中。每一代人中,只有一个人能够带着神力从峰顶下来。 这个时候,又一支北方野蛮人的游骑队突然出现在这片山区,几乎正好在一年以前的那一天,他们屠戮了那座拉阔尔哨塔和阿特瑞斯的同辈们。这次他们袭击了许多孤立无援的村子,烧杀掳掠,随后开始向山上的一座烈阳教派祠堂 发起围攻。祠堂守卫寡不敌众,相差悬殊,但他们全都准备誓死守护祠堂以及其中隐藏的宝物和秘密。 正当这群掠夺者步步逼近的时候,从山上刮下一股超乎自然的、压得人难以起身的强风,愤怒地卷起雪花,鞭笞着岩石。风暴的中心,巨神峰的主峰全然展露出来。交战双方的战士全都举步维艰,不得不用手护在眼前,挡住冰晶风暴。这时,他们看到主峰的顶端有一座城市若隐若现,闪着金光。 潘森星座的四颗星熠熠生辉,随后黯淡下来。与此同时,蜃楼天城之中出现了一道耀眼的流星之光,沿着山脉向下划破天际。 这道光呼啸着冲向祠堂,风驰电掣,那群野蛮人颤抖着向自己信仰的神祇祈祷着。光芒砸向了大地,在对阵双方中间的空地着陆,刹那间天崩地裂。
人杂添堵
8楼-- · 2020-09-24 22:25
巨神峰:在高耸入云的嘉岗坦山脉居住着一个名为斯坦帕的部落,部落人民崇尚的战争艺术,他们至今仍然记得符文之地的那场符文战争,并且知道虽然英雄联盟一直竭力镇压暴乱,但也已经到了极限。 斯坦帕部落的每个成员都被训练成纪律严明、凶狠好战的战士,在与诺克萨斯或德玛西亚的士兵作战时,他们喜欢以一敌十。斯坦帕勇士常常进行空手搏斗的训练,他们认为赤手空拳击毙对手才是最优秀的武术家。不仅如此,他们还可以熟练使用部落众多的遗留武器。这些古董武器在勇士们当中代代相传,增强了符文之地的神秘特色。古老的传世武器是极为危险的。如果有刚出生的孩子不够强壮,他们会杀死他。所有孩子在幼时会被放在山上,独自面对野兽,自然。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回来的人,才可称呼为战士! 他们手技战盾和长矛,披上用敌人鲜血染红的披风。 巨神峰的英雄是:战争之王-潘森 ,曙光女神-雷欧娜,皎月女神-戴安娜而其中每个英雄的背景介绍:潘森:在高耸入云的嘉岗坦山脉居住着一个名为斯坦帕的部落,部落人民崇尚战争的艺术,他们至今仍然记得符文之地的那场符文战争,并且知道虽然英雄联盟一直竭力镇压暴乱,但如今也已经到了极限。瓦洛兰人建立了新的组织代替战争,完全由所谓的英雄组成,把斯坦帕部落排除在外,这对潘森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因此,他带着族人的祝福与祖辈传世武器来到了联盟,他要向全世界展示什么才是真正的勇士。他不在乎对手是谁,也不在乎联盟英雄的声望,他只为战斗的荣耀而活。只要潘森一息尚存,他便渴望将对手击败。  “就没有更能打的人了么?”潘森,站在德玛西亚营地的废墟中说道。 曙光:在高耸入云的巨神峰上,有一个叫斯坦帕的民族自古就在此生息繁衍,他们是一群拥有战士天赋的民族。群族中能力超群的人可以登上嘉岗坦山的顶峰,响应“神圣”召唤。这群人又叫做烈阳族,他们退出战争,将生命献给了崇敬的太阳。传说,烈阳族是由一个战士创立的,这个人能够在战斗中召唤太阳的原始能量,对付敌人。他宣称嘉岗坦的顶峰是他朝拜太阳的圣地,这是瓦洛兰最靠近太阳的地方,这个传统一直保留至今。雷欧娜出生在普通的斯坦帕家庭,从小就在战火中长大。对父母而言,雷欧娜从小就是个问题小孩,和童年好友潘森一样,她比任何人都能打,而且出手很重,但她并不热衷于杀戮,她相信战士存在的真正价值在于凭借自己的力量去保卫家园。斯坦帕传统的阔尔仪式上,两个年轻人为了赢得传承至今的武器,必须一决胜负,雷欧娜却拒绝作战。为此,斯坦帕的领导判她死刑,当他们准备处死雷欧娜时,一道刺眼的太阳光芒突然照耀斯坦帕。当光芒退去时,雷欧娜完好无损,然而刽子手却已不省人事瘫倒在地,烈阳族马上宣称废除对雷欧娜的处罚。她穿上烈阳族的黄金护甲,佩起古代太阳勇士流传下来的剑和盾。烈阳族协助雷欧娜练习技能,当她学有所成后,加入了英雄联盟。黛安娜:黛安娜——月之力的一个不屈化身,开展了一次针对崇拜太阳的烈阳族的黑暗远征。尽管她曾经试图寻求她的民族的认同,可是多年的徒劳无功将她消磨成了一个郁郁寡欢、满腔怨气的战士。她给她的仇敌们下达了一个可怕的最后通牒:要么敬畏月之光华,要么死在她的新月之刃下。尽管出生于烈阳族,但黛安娜寻根问底的天性让她与同胞们格格不入。她总会在夜空中找到指引与抚慰,并且质疑太阳在她的社会中的统治地位。烈阳族的长老们只会用嘲笑和惩罚来回应她的诸多盘问。黛安娜仍然确信,无论怎样,她都会找到月之力的神迹,然后长老们就会心服口服了。多年来,她孤独地研究着烈阳族的文献,直到她发现了一个隐藏在一本古老典籍中的加密信息。这条线索将她带到了巨神峰上的一个与世隔绝的山谷中,在那儿她掘出了一个古老密封的寺庙的入口。在残垣断壁当中,她找到了一身华丽的战甲,以及一把美丽的新月之刃,二者上面都刻有月之符咒。黛安娜穿上了这套装备,并在当晚回去找烈阳族的长老们。她宣称,这些宝物能够证明曾经有其他人和她一样崇拜月亮。令她惊恐的是,长老们被她的发言给激怒了。他们宣布黛安娜是异端,并判处她死刑。在长老们准备处决她时,黛安娜的悲伤与失望战胜了她对认同的渴望。她将双眼望向天空,恳求月亮赐予力量。在感觉到一股反常的能量涌动后,黛安娜挣开了她的禁锢,举起了她的上古之剑,然后诛杀了长老们。被暗黑的信念所驱使着的黛安娜,决心将那些不承认月之力的人全部毁灭。  还有什么不懂可以追问,谢谢
单人の华尔兹
9楼-- · 2020-09-24 22:25
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 诺克萨斯主张侵略,德玛西亚则主张联合其他友善势力守护和平 除此之外艾欧尼亚是最古老的势力,有很多神秘传承的力量,还有半神守护,但是战争实力不如诺克萨斯,一直被侵略中

一周热门 更多>

相关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