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

请问大家有知道dnf丽贝卡背景故事的吗?在线等!!! 财富值10

2020-09-24 20:45发布

请问大家有知道dnf丽贝卡背景故事的吗?在线等!!!
9条回答
你丑你先睡
2楼-- · 2020-09-24 22:30

在阿拉德大陆的文明之光闪耀之前,世界是一个无边的宇宙,孕育着各种形态的生命。这些生命分散在各种虚空异界和地下城堡里,用它们的勤劳和智慧,创建着世界的繁荣。

生存在完美大陆阿拉德的人类和精灵,也属于各种形态的生命之一。他们用诸神赋予的智慧,创造了被众多异界生命钦羡的阿拉德文明。相传,连接阿拉德大陆和其它虚空异界的天空之城,就是天族和魔族为方便往来阿拉德大陆而建造的。

在各种虚空异界里,存在一种叫“生命之水”的物体,可使获得者拥有无限的生命。生命之水的出现,引起了各异界生命的争夺。魔族使徒“爆龙王”巴卡尔为抢夺生命之水,率领其手下的龙人和以赫尔德为中心的魔族使徒们展开了被称为“龙之战争”的魔族大战!

那是一场天地变色、伤亡惨重的毁灭之战,鲜血染红了魔族的土地!战败的巴卡尔通过寂静城逃向了天界,并堵死了魔界通往天界的所有道路。逃向天界的巴卡尔,为了削弱天族的反抗,不仅下了封杀魔法令,还用强大的魔法制造了具有邪恶力量的光之战士,用来守卫天空之城,完全阻断天界和阿拉德大陆的连接。

天界进入了巴卡尔统治的黑暗期,而阿拉德大陆的繁荣和辉煌,似乎也随着天空之城的消失而开始毁灭。精灵和人类决裂,大部分精灵从阿拉德大陆消失,不知踪迹。缺失精灵庇护的阿拉德大陆,进入了文明的荒漠期,渐渐在历史的洪流中隐退。

然而,千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异变,让原本归于平静的阿拉德大陆再次卷入血雨腥风之中……

先是一场如瘟疫般的异变,让阿拉德大陆上的动植物在一夕之间纷纷魔化成邪恶的怪物,它们凶残嗜血,肆意吞噬人类生命,死亡和恐慌迅速在阿拉德大陆蔓延。

接着一场大火如流星般坠落在格兰之森,熊熊的烈焰烧毁了格兰之森的大部分植被,却无法摧毁异变的动植物。格兰之森陷入了一片妖异的火海中,成了死亡之林。精灵也从森林里消失无踪。

各种异变现象频繁的出现在阿拉德大陆各地,异变的动植物也越来越疯狂。即使出现了为铲除怪物而不畏艰辛的穿行在阿拉德大陆各地的冒险家们,也无法让异变得到一丝缓解,阿拉德大陆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更让人忧心的是,原本消失的天空之城又重新出现在阿拉德大陆。随着它的出现,各种邪恶势力蠢蠢欲动:黑色瘟疫笼罩着人类的村庄,村庄里的人全部死亡,无一幸免;暗精灵趁混乱向人类发动战争;贝尔玛尔公国的领土被相邻的帝国侵占。

远在斯特鲁山脉北部的冷龙斯卡沙也在这时候冬眠醒来,它强大的寒冰力量让斯特鲁地区陷入了一个漫天冰雪的世界。饱受寒冷、饥饿摧残的班图族翻越斯特鲁山脉,野蛮入侵了贝尔玛尔的帝国防线……

因异变带来的混乱,在阿拉德大陆蔓延,各种虚空异界的再次出现,让整个世界陷入了癫狂之中!

这是诸神的降罪还是人类毁灭的预兆?未知的天界和魔界是否是这些邪恶力量的诞生之地?事到如今,唯有冒险家们能为这混乱的世界找到一个解救之道!谁将是对抗邪恶力量的神谕之人?

MY ANSWER-我的答案
3楼-- · 2020-09-24 22:30

第一使徒----宿命者卡恩,他居住在魔界协会广场,在强者为尊的魔界里,他当之无愧为实力第一的强者。

据说,他的体力和力量已经强大到几乎不会被任何物质和手段破坏,“极强”是最适合形容他实力的词。虽然他是魔界实力最强的强者,但是除了自己的居住地,他好像没有统治其他领域的野心。

 

 

第二使徒----哭泣之眼赫尔德,居住在布鲁克南部的伯乐溪谷,不喜欢在陌生人前露面。好曾目睹一个美丽繁华的世界走向灭亡,而且她还亲眼目睹了自己至亲至爱的家人死亡。

据说她在魔界生活了很张一段岁月,而且她是每一个把自然之力应用到魔法上的人。很多年来,为了让魔界恢复昔日的繁华,她一直不懈的努力。实际上,她已经是魔界的掌控者了。

作为一个魔法师,她有在逆境中自保的能力和某种精神感应能力,同时她也是众使徒的主心骨,负责调停纷争和统一观念。她和第九使徒“制造者”卢克和第四使徒“征服者”卡西利亚斯关系密切。虽然在众使徒中,她的实际战力不算强大,但是凭借上述的各种理由,她被大家公认为的第二使徒。

 

 

第三使徒----天骄普雷,天骄普雷的故乡,是由一个拥有飞翔能力的种族支配的世界。拥有最强飞行能力的普雷,为了调查异变的根源,飞向了高空。他在途中发现了转移过来的魔界,并和魔界的卡恩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在普雷和卡恩正斗得天昏地暗时,魔界突然从普雷的故乡脱离,而普雷也和魔界众多的异界生命体一样,变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者。

 

第四使徒----征服者卡西利亚斯,他是好战种族中的一员,他的一生是为了决斗而活。据说,为了寻找比自己更强的对手,他不顾一切来到魔界。魔界从他的故乡脱离后他也依然留在魔界,并在这里对新的世界和新的对手充满期待。作为魔界里唯一的乐天主义者,对他来说这种生活才是最快乐的。

他身躯庞大,是普通人类的1。5倍,习惯用2把长剑。如果单看他掌握的战斗技能,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可以说是最强的。他挑战过魔界的所有强者,包括每一个使徒。但并没有取得足以威胁对方生命的胜利,反而最后败在卡恩的手上,也因此对卡恩心存恐惧。

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他和魔界的召唤师凯蒂签订契约,之后经常被传送到阿拉德大陆和阿拉德的剑士切磋。

 

第五使徒----潜行者希络克,在自身力量领域内,她可以变换成任何物质。据说,她的故乡就是这样一个善于变幻的世界。因为她只有在温暖的环境中才能自由行动,所以她把家安置在魔界的地轨中心里。因此她和同样居住在地轨中心的第七使徒安徒恩常常因争夺能量发生冲突,她也是第一个因异变现象而受害的使徒。

据说她后来被转移到阿拉德大陆的悲呜洞穴附近,受尽各种折磨后被杀死。

如果去悲呜洞穴,一定要提防8年前死在那的希洛克。她的灵魂并没有在死后消失,一直在诅咒洞内的其他生灵。

 

第六使徒----黑色瘟疫锹瑞吉,他是一切疾病的根源,是由致命疾病的病原菌构成的生物。他拥有将目标生物的每一个细胞化为尘土的恐怖力量,他曾给魔界带来黑死病、流感等致命的变异病毒,被人们称为“黑色瘟疫”,因此他遭到了其他使徒的激排斥。

为了远离其他使徒,他居住在荒凉的北博隆克斯边境,除非发生无法避免的大事,不然其他使徒不会轻易和他发生冲突。后来因异变现象,他被传送到阿拉德大陆北部的某处城镇。随着他的致到来,那里变成了人间炼狱……

 

 

第七使徒----火焰吞噬者安徒恩,他拥有堪比一个魔界分区那么大的巨大身躯,行动非常缓慢。他原来居住的世界,在能量即将枯竭时,他用尽一切力量登上了刚好漂流到附近的魔界。

自从他来到魔界后,魔界地轨中心产出的为数不多的能量就成为了他的食物。当它偶尔沉睡时,魔界才会变得灯火通明。也只有这时,天界的人才可以看到魔界。天族把这种现象称为倒立城市的海市辰楼。后来安徒恩被转移到天界,并占据了天界能量丰富的能源中心,源源不断吸食着天界的能量。

 

 

第八使徒----长脚罗特斯,从海洋世界来到魔界的使徒,支配着魔界的海洋。他是第二个被转移的使徒,他在冬眠时,莫名其妙的被转移到天帷巨兽背上的神殿中。他只庞大生物被他惊醒后一飞冲天,使得罗特斯无法离开天帷巨兽。最后他在天帷巨兽背上占据古老神殿,并用精神控制操控神殿里的那些崇拜天帷巨兽古代遗迹的GBL信徒。

 

第九使徒----制造者卢克,身躯较小的人形种族,虽然无法发出声音说话,但他是极具天赋的制造者,他可以凭借本能不停的进行制造工作。1000年前,因受“爆龙王”巴卡尔的威胁,卢克建立了寂静城,自此魔界通往天界的道路被开启。

赫尔德发现卢克后,试图用他制造天赋重建魔界。但仅凭卢克一人之力,再建工程进度缓慢。如今,他但任曾被安徒恩占据的魔界地轨中心重建工作。后来魔界偶尔可以使用电能,都是卢克的功劳。

 

第十使徒----“暴龙王”巴卡尔是群龙之王,刚进入魔界,他曾凭强大而神秘的力量被封为第九使徒。不过不久它就有计划的引发了多场混乱,渐渐露出了统治魔界的野心,并把其他8个使徒当作自己的敌人。

赫尔德震怒之下将巴卡尔从使徒中除名,后来将制造者卢克封为第九使徒,随后集结魔界众人之力和巴卡尔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这场战斗就是史上记载的“龙之战争”。

战败的巴卡乐利用寂静城从魔界逃离到新的世界——天界。面对一个从未被魔界人发现的天界,巴卡尔野心再次萌芽。他得用自己的魔法部队做前锋,开始一步一步地对天界进行统治,他禁止魔法知识在天界传播。为了切断天界与阿拉德大陆的交流,他下令封堵了天空之城。无法使用魔法力量的天族,从这时开始,慢慢创造了一种与阿拉德大陆迥异的“机械文明”。

500年后,机械文明发展到了巅峰,迎来了机械7战神纵横天界的时代。虽然机械7战神制定的消灭巴卡尔计划《代号:盖波加》失败了,但继承他们技术的后代机械师们通过机械革命,成功的将巴卡乐驱逐出天界,天界持续了500年的巴卡尔暴政也落下帷幕。

巴卡尔死时留下了强大的怨恨,使原本为一个整体的开界大陆崩散成几块陆地,形成了现在的伊顿、诺斯匹斯和无法地带。

 

盲眼画师
4楼-- · 2020-09-24 22:30
9大使徒 1、宿命之卡恩,这 家伙非常强大,但是不喜 欢与人战斗。   2、赫尔德,实力不 怎么样,但是魔界是他一 手操办起来的。   3、普雷,被卡恩制 服了。   4、卡西利亚斯,你 们知道的,召唤觉醒。   5、希洛克……被杀死 了   6、狄瑞吉,这是个 可怕的东西……是瘟疫鬼神 、老鼠BOSS、疯狂盗贼、 的老大……   7、安图恩……体型大… …没威胁……   8、长脚的罗特斯, 实际上比卡西利亚斯还强 些。   9、卢克没威胁  10、巴尔卡被盖波 加机械战神杀了的垃圾 详细去百度
视钱如命
5楼-- · 2020-09-24 22:30
经过一番口舌,GSD终于把苍鹰从无厘头的电影里面拉了出来,而巨型蜘蛛却没有攻击二人,看着向第三层跑去的二人高声喊道:“小子~有空常来啊,我给你再讲讲‘长江七号’!”   好不容易GSD和苍鹰才追上斯帕克众人,却见众人并没有前进而是一脸愁容的商量着什么。顿时奇怪的二人问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前进了?”   “前面是以前我们封印的邪龙斯皮兹!”只见艾萨拉一脸愁容的说道,“千年前这条有魔界使者巴卡尔创造出来的生物突兀的出现在暗精灵领地内,并且大肆破坏,我们举全族之力才将其杀死,谁知他竟然可以不断重组副会,于是只好将他的眼睛、爪子等分别封印起来。而由于它太过巨大我们便将他的龙骨封印在了这无人问津的暗黑城。”说着艾萨拉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远处封印邪龙丝皮兹的地方说道,“那里是去第四层的必经之路,但是刚刚我感应到邪龙虽然被封印了,但是他的灵魂仍然不灭,这一层必将是苦战啊!”   “不用多说了,既然来了我们就不能退缩!”一向很少说话的GSD突然走到艾萨拉身边说道,“我会保护你的!即使用生命!”   “偶偶~”一阵口哨传来,苍鹰一脸*笑道,“真情大表白吗?早就该这样咯!”而斯帕克和尼尔斯却愣在当场,贝莎尼亚更是一脸诧异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哼!就凭你那实力还差得远!”艾萨拉却是俏脸一红说道,“总之我们见机行事吧!”说着便一马当先的朝封印邪龙的洞穴走去。那样子那里是一马当先分明是躲避现实嘛。而GSD则是一脸苦笑跟了上去。苍鹰则是对着GSD耸耸肩膀拖着已经呆立当场的斯帕克三人一同走去。   刚到洞口的众人顿时感觉到一阵压力,从洞口内不时传来嘶吼的龙鸣,艾萨拉眉头一皱提醒道:“邪龙斯皮兹最危险的是剧毒攻击,一会大家注意了!”说着带着众人进入到洞穴内。没走多久斯帕克便看到了那所谓的邪龙,只见这头邪龙身上哪里还有一丝血肉,完全是骨架的邪龙身上贴着无数张大大小小的封印符文,全身被巨大铁链锁着的它只有头部在那里张嘴嘶吼道:“唔啊啊...人类!暗精灵!将我的身体还给我!”从语气上听来似是非常痛苦。   而艾萨拉也是常常舒了一口气道:“幸好这些封印都没有失去力量,不然我们就要苦战了!”说着取出魔杖的艾萨拉给众人加上魔法护盾道:“现在的邪龙并不畏惧,大家攻击吧!”说完率先召唤出了暴君巴拉克附在了身后。而众人也纷纷祭出武器凝神准备着。   只见邪龙大声嘶吼一声道:“渺小卑鄙的人类们,体会死亡的感觉吧!”说着大嘴张开一股墨绿色的气体朝众人喷来。   “小心!这就是他的毒气攻击!”艾萨拉第一个反应过来,只见她在空中连点两下便跳到邪龙下巴处,娇喝道:“死灵术士奥义:断头台!”顿时巴拉克的巨大砍刀劈在地上一股庞大的黑暗能量自下而上攻向了邪龙,而艾萨拉本身则是换上匕首娇躯化为一阵幻影“刺客奥义:疾风乱舞!”手中舞动的匕首在邪龙的头骨上留下深深的刻痕。   “呜啊!渺小的人类去死吧!”却见邪龙同叫一声全力抖动起身上的铁链,无数铁链化为矛刺向艾萨拉。“哼!”见攻击如此密集,艾萨拉眉头一皱正要想办法躲开的她眼前却出现了GSD那宽厚的背影。只见GSD举起短剑挡住了邪龙的攻击反手将艾萨拉推出邪龙的攻击范围大吼一声:“阿修罗技:邪王波动阵!”说着短剑砍在邪龙身上一个圆形波动阵将邪龙的脑袋包裹住,无数波动斩击打在邪龙身上。   “死瞎子谁要你管!”被推出来的艾萨拉刚要冲过去却见到尼尔斯挡在身前,只见尼尔斯此时已经加上了武器祝福和脉轮烈焰,一股火焰能量四散,举起巨斧的尼尔斯大叫一道:“驱魔师奥义:无双击!”说着抡起巨斧一时间狂风顿起,重重砍在了邪龙的头骨上,随着一阵巨响邪龙的头骨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痕,要知道当年暗精灵封印的时候可是想尽办法都没能将邪龙的骨头破坏啊!“哇!尼尔斯怎么一上来就这么玩命?”斯帕克顿时有些惊讶道。   “嘿嘿,还不是为了再丈母娘面前好好表现表现,”只听苍鹰才一旁调侃,指着一旁大声为尼尔斯加油鼓劲的贝莎尼亚道,“你看他们小两口多恩爱啊!”说着一脸深意的看向在和邪龙战斗的GSD,摇摇头也拿起柯尔特左轮冲了上去。   邪龙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被封印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来了几个外来者正打算好好虐杀一下的他却发现这些人一个比一个猛啊,刚才那个暗精灵女人不仅用黑暗能量重击了他竟然连刺客的技能也是如此精通,自己只剩下骨头了所以哪怕是在骨头上只划出一道痕迹对比起有血有肉的人来说也是滑开一道口子。而这个瞎子老头的攻击就更让他郁闷了,这攻击不仅带有波动攻击更是让他被禁锢住无法反击。最可恨的就是这个拿斧子的中年人(尼尔斯:我擦?你叫我?)那一斧子的力道竟然让他有种死亡的感觉,头盖骨竟然被砸出一道裂痕!感到生命威胁的邪龙顿时全力抵抗起来,只见他先是一甩头挣脱GSD技能的束缚,一道龙语魔法吼出:“邪龙幽鬼!”随着龙语魔法的完成后无数鬼魂般的物体朝众人飘来。而艾萨拉却轻哼道:“不过是些小鬼罢了!”说着一把匕首扔出击散一只鬼魂。而且他鬼魂也飘到了她身边。“不好!”GSD大叫一声将艾萨拉扑倒在地。被GSD压在身上的艾萨拉双腮一红怒喝道:“你...你干什么!”“砰!”没等艾萨拉问完,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GSD身后传来。惊讶的艾萨拉赶忙问道:“你...你没事吧?”   “呵呵,能守护你真是幸福啊!当年我为什么那么傻呢?”却见GSD一脸微笑的答道。   “哼!你那时候要有这种想法才见鬼了呢!追求力量的你会想到这些吗?”艾萨拉语气便的温柔起来,可当她再次抬头时却发现鲜血正从GSD的嘴里流出,赶忙起身的她看到GSD的背后已经血肉模糊了!   “是我大意了,这才是邪龙最强的攻击力啊!”艾萨拉顿时慌了手脚不住的摇晃GSD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咳咳,其实这么多年难为你了...”GSD却没有理会伤口一脸痛惜的表情道:“明明没有那么强却还要顶替你父亲的职责但当大陆至强六人众。”说着挣扎着起身推开艾萨拉道:“当初我拒绝带你走,是因为我根本没有自信能战胜你父亲。与其让你跟我颠沛流离不如...不过现在我想明白了!”只见GSD举起短剑背对着艾萨拉道:“当时你要的并不是一种保护的力量,而只是两颗真爱的心啊!虽然年华已过,但我却不想在从你面前离去了...”说着无数波动能量疯狂的涌入GSD的身上,而GSD则将波动气息凝集在身上大吼道:“觉醒,大暗黑天!”   洞穴内突然变的漆黑一片即使是远在洞穴口的火把也只能燃烧却没有一丝光亮。所有人都看向GSD只见将所有光芒都吸收的他宛如天神降临一般。   “大暗黑天奥义:暗天波动眼!”说着短剑隔空斩向了邪龙,“波动剑-刺轮!”随着短剑砍出,短剑在前方生成锯齿轮形状的刺轮旋转而去随之而来的是邪龙的一阵痛吼。“波动眼-天照!”无数锋利的地刺将刚要抬起头来的邪龙再次打翻。   被激怒的邪龙怒吼着将所有铁链都甩向了GSD,化为铁矛的攻击顿时封住了GSD左右两个方向的躲闪空间。“不!”艾萨拉大叫一声,而贝莎尼亚也害怕的闭上眼睛,可随后只听到邪龙惨叫的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却惊讶的发现GSD的后背突然生出一对翅膀!那波动形成的翅膀让GSD宛如天使一般!“波动剑-光翼!”飞到天空的GSD将翅膀挥向了邪龙,随后翅膀化为锋利的武器直接将邪龙拍倒在地。   “还没完!”只听GSD一声大吼单掌伸出指向邪龙,“波动剑-闪枪!”无数波动化为的长枪如暴雨般击打在邪龙身上,而GSD则落在地上转身朝众人走来。   “嗷!”一声惨叫的邪龙拼命移动身躯,那铁链竟然束缚不住它了,只见邪龙张嘴便咬向背对它的GSD,就在所有人都惊叫着提醒GSD的时候,异变突生,这黑暗的空间突兀的现出了一只眼睛!那眼睛摄人心魄就连没有被攻击的众人都是浑身僵硬。随后更是无数眼睛,“空间破碎!”只见GSD低吼一声单手握拳。顿时黑暗的空间出现了裂缝,一条两条无数条裂缝出现后空间竟然破碎了!随之而来的是大爆炸。爆炸的冲击波带起尘土眯住了众人的眼睛,一切都安静了。待众人挣开眼睛哪里还有什么邪龙甚至整个洞穴都在摇摇欲坠!唯一驻立在那里的只有GSD这个满是伤疤的男人,这个达到可以和大陆至强六人众比肩的男人,他回来了
你挺茬楞阿
6楼-- · 2020-09-24 22:30
时 乃 距 今800余年前,在广阔的平原上,数万士兵分列左右,在肃 杀中对峙着。 “吾友奥兹马啊……汝真的欲败我于此吗?” 帝国的名将卡赞。此刻,他颤抖的声音与他那勇猛的威名相反。 “卡赞呀。若你企图谋反,那我只得遵从帝国的圣命。” 然而,在帝国最高法师奥兹玛的声音里也透露出了一丝疑惑。 “奥兹玛呀,吾安能谋反?吾只是从欲加害吾之人手中保护自己罢了。汝万不可听其谗言!” “吾友,若当真如此就收兵吧。这之间的误会待我直接奏明SHENG上。” “可是,吾友……欲加害于我的正是皇帝啊!” “这句话……岂不是自认其谋反之罪?……那只能请你原谅我吧,吾友。” 奥兹玛下令部队进军。看着逼近的奥兹玛的JUN队,卡赞无奈的执起了惯用的斧剑,轻装立于自军先头。 改变历史的一战就此打响…… …… “呼哼哼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痛透心肺的悲伤笑声,奥兹玛慢慢苏醒。 “吾友,汝醒啦。呼哈哈……看来这就是吾等命定的结局啊,哈哈……” 在奥兹玛面前的卡赞,两脚被紧紧捆绑着,而两手无力的下垂着。涂满了鲜血了的他,真可称得上是披着人皮的鬼怪。 “你,你的手怎了了!?” “他们似乎非常害怕我的这双手呢,居然要把手筋给我挑断啊。” “什……什么!” 奥兹玛回想着。一切都清楚了。卡赞的叛乱,帝国的镇压命令,在两人遭遇后突然涌上的士兵……虽然服装不同,但皆为帝国JUN人。……还有,将镇压的任务交给一介法师而不是将军们的原因。从一开始,就是阴谋啊……是为了同时除去我和卡赞的阴谋啊! “哈啊……” 看着沉思着的奥兹玛发出了轻叹,卡赞淡淡的说: “看来你也全部想明白了。是啊,就是这样啊……” 卡赞看着自己依然不成人形的躯体,喃喃道: “作为人类的我也就到此终结了吧,我已经成为了这样,那么我的家人肯定是不能安然无恙了。家族的血统就在我这一代终结了……我对这个感到不甘啊。” “家人……是啊,不可能安然无恙那……那……我的丽兹也……!?” 就在这时穿过铁笼的缝隙,一根棍子飞了进来,正打在奥兹玛的脸上。 “死叛乱者说些什么哪?不要用你那肮脏的嘴侮辱皇帝陛下的后宫!” 听到这句话,惊讶的奥兹玛站起来,抓住铁栏杆大声吼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给我说清楚!” 突然,牢房的铁栏门被打开,冲进来的士兵对奥兹玛拳打脚踢并把他拖出了牢 房。 “喂!!丽兹到底怎么样了!喂!给我说清楚啊!” 奥兹玛渐渐远离的嘶喊被地牢潮湿的恶臭缠绕着,久久不散…… …… “奥兹玛……奥兹玛。” 听到了呼唤自己的声音……卡赞啊……反射性的想要睁开双眼,可是……原来如此,他们已经夺取了我的光芒了啊……黑暗……原来是如此的令人无法安心啊…… “啊……卡赞……” “喂……还好吧。” “……” 我不再说话,卡赞也紧闭了双唇。对于我们来说,连互相激励的气力都已经没有了。 奥兹玛陷入了思考—— 不可能……这就是我们两人对他们的嫉妒缺少警戒的结果吗? 卡赞,我的家人,我可怜的丽兹……丽兹啊……他们究竟有什么罪过,都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我的生命也就要这样消逝了吗……这个世上最优秀的两人,却因卑劣之人的嫉妒被陷害谋反而遭处刑……只会在历史上留下记录。不,不对。他们不可能会让我们有好名声吧…… “人类这个种族……真的是如此无可救药的存在吗?” 奥兹玛不禁呢喃道。卡赞静静的听着,纹丝不动。 忽然,奥兹玛的思考向着另一个方向转去—— 只不过,是消灭这个世界的一个种族罢了,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人类这个种族,只认为自己是宇宙中最重要的存在。像这样的想法,只会将世界导向灭亡…… 对啊,复仇!我要的是复仇!对这样不公的世界复仇!将这些残害世界的人类全部消灭,这才是真正的净化!但是为什么要怎么做!? …… “我的提案如何?” “从我的面前消失,邪恶的存在。我没有足以接收你那丑陋提案的肮脏灵魂。” 奥兹玛的两眼闪烁着火光,手中升起了熊熊烈焰。 “出卖自己灵魂来换得毁灭世界的力量。这么好的交易可不是人人都能遇到的哟。你可是天选之人啊,呼呼呼……” 奥兹玛无法忍受这令人不快的笑声,便将手中的火球向着它甩了过去。然而燃烧的烈焰穿过了面前这漆黑的存在,在他身后的墙上留下了一个大坑。 “呼呼,不需要这么愤怒。我自然会走。但是牢记,终有一天,你会主动来寻找我的。呼呼呼……” 面前的身影渐渐淡去,只有它最后的一句话在奥兹玛的脑中久久不散。 “终有一天,你会主动来寻找我的……” …… 它早就预料到这一切将会发生吗?啊……人类!因为权利欲与嫉妒心,使得你们必须要与史上最可怕的恶魔对抗…… “哈哈哈哈哈哈……” “奥兹玛……?” “卡赞。仔细听我说。我们可称得上是现世最优秀的人吧,难道不是吗?” “……” “我可是不愿意让这样的两个人就这样消亡。” “有……什么计划吗?” “呼呼呼……汝成为毁灭之鬼神。而我将成为混沌之鬼神。” “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时,牢笼忽然打开,冲进来的几个看守试图将卡赞带走。奥兹玛急忙大喊道: “卡赞!吾友!记住!还没有结束!一定要活下去!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卡赞被士兵带走了,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对着奥兹玛微笑着。这究竟是对奥兹玛话语的信任,还是对朋友悲哀送别的嘲讽呢?奥兹玛已然是看不见了,而时隔800年的我们更是无从了解。 …… “那之后卡赞被流放到鲁斯特鲁山脉,奥兹玛被遗弃到南部的海滨了。在那里,奥兹玛欣然接受了再次来寻找他的死神的提案,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换来了邪恶之力,将苟存性命的卡赞化为了毁灭之神.然而,卡赞没有同意奥兹玛的计划。它化为了鬼神,在世界中徘徊。从那时开始,大陆各地就陆续出现被卡赞附身的卡赞症候群患者。” 圣骑士名门的罗什巴赫家元老,大主教马杰洛•罗什巴赫一边回忆,一边慈爱地对枕在自己大腿上的孙女欧贝斯讲述着古老的故事。 “接下来的事情你在学校里也学过了吧?奥兹玛把人类化为了伪装者,历史上称这个为血之诅咒。人类因此互相怀疑,混乱不断滋生。就在这样的困境中,接受了神启的先祖米歇尔被遣至凡间。在他的组织下产生了圣职者,我们才有了和伪装者作战的能力。” 马杰洛温暖的手轻抚着孙女的头发。 “终于,在先祖米歇尔的领导下,我们圣职者在黑色大地与伪装者军团进行了一场大战。在那里,我们人类也终于成功的将奥兹玛驱逐到了其它时空。那场战斗的名字是什么呀,欧贝斯?” “暗黑 SHENG(河蟹) 站!” “答对了。就是‘暗黑 SHENG(和谐) 站’然而奥兹玛虽然被封印到了其它时空,可是他肯定还活着。我们不知道他何时还会来攻击这个世界。而且世界中还隐藏着很多伪装者,因此我们圣职者还有存在的意义。知道了吗,欧贝斯?” “是的。但是啊,爷爷?” 年幼的少女用水汪汪的双眼注视着马杰洛。 “奥兹玛原本不也是个好人吗?” “是啊。奥兹玛可是,当年是和卡赞一起,拯救世界的最强的魔法师哟。” “嗯……那他如果知道了当年那些欺负他的坏蛋们都死了,现在世上剩下的都是想爷爷奶奶这样温柔的好人的话,不就会重新恢复良知了吗?” “哈哈哈……真是奇特的孩子呢。对对,俗话不是说:‘人之初,性本善’嘛?我可爱的孙女可是比那些顽固的圣职者元老们都要领悟高深啊!我如果有和奥兹玛见面的一天的话一定会亲自和他谈谈的。” “不过爷爷,要小心哟。他也有可能不肯听你说的。” “对对。你真是聪明啊。真是聪明。看来我这辈子都没必要担心你了呢。” 然而,可爱的孙女真的认识到她未来道路的艰险吗?马杰洛总是无法无安全放下心来展露笑颜。这个和平的时代要是可以永远持续该多好啊。希望在我永远闭上双眼之前,这个世界能够迎来真正的和平,再也不需要我们圣职者。希望我聪明美丽的欧贝斯能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体味着平凡而珍贵的幸福…… 可怜又懦弱的人类 你们的力量永远毁灭不了我 把我封印在异空间是你们的极限 也是你们的不幸 ——混沌之奥兹玛
TRANSFORMER(变形女
7楼-- · 2020-09-24 22:30
正史(非小说):卢克那座城叫做死者之城,不是寂静。巴卡尔逃到天界,他知道赫尔德是魔法创始人,靠魔法根本没人能战胜赫尔德,于是禁止天界人使用魔法,并派狂龙赫斯、邪龙斯皮兹、冰龙斯卡萨去阿拉德大陆捣乱,不允许阿拉德大陆出现能够打败使徒的人类。随后巴卡尔利用机械七战神制作盖波加,七战神里只有塔内巴知道巴卡尔是好人,于是他们俩合作,最后塔内巴却发现赫尔德早就打入七战神内部,于是巴卡尔叫塔内巴留下设计图,亲自去杀赫尔德。其他五位战神不知内情,帮助赫尔德打巴卡尔,导致赫尔德逃走,四战神死掉,巴卡尔重伤。
duang够了没
8楼-- · 2020-09-24 22:30
DNF天界神枪手凯丽的背景故事是怎样?要知道凯丽一直都是DNF中的传说,大多数玩家对她都是恨大于爱,原因小编就不说啦。下面小编就给大家带来DNF天界神枪手凯丽背景故事详细介绍的文章。希望能够帮到大家哦。 曾活跃在天界无法地带的女神枪手,实力极其出众。 虽然衣着、语气和一般的少女一样,但是性格非常豪爽。她喜欢决斗,不畏生死,极具冒险精神。而且她还擅长使用各类枪械,尤其拔枪的速度,无人能比,是无法地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枪手。 在阿登高地最后一次会战中,受范弗拉丁奸计挑拨,她和卡图进行决斗,结果两败俱伤掉落天空之海,一度生死未卜。幸运的是,她奇迹般地掉进了阿拉德大陆并辗转来到贝尔玛尔。现在的她,过着单纯而有趣的生活,一心只想给冒险家们传授枪械技能。 波刃骨剑? 我在天界从未见过…… --凯丽 这是我练习用的枪, 挺好用的, 摆pose时也不错哟。 --凯丽 以上就是小编给大家分享的DNF手游凯丽的背景故事,更多精彩,请继续关注铁骨网。
黑暗萝莉
9楼-- · 2020-09-24 22:30
神枪手讲的是一个来自天界的枪手,再与天界反叛组织卡勒特的战斗中,神枪手虽然逃脱了卡勒特的重重包围,但是他还是不幸掉入天空之海中,最终坠入阿拉德大陆。女枪手大同小异,不同的地方时她已经被俘,她越狱后逃到了阿拉德大陆试图东山再起。
你胸小别说话
10楼-- · 2020-09-24 22:30
第一使徒 宿命之卡恩 拥有至高之强大的魔界之王。 居于尤尼安斯奎尔(UnionSquare) 他的体力和力量是任何物质与陷阱都无法破坏的,正可谓是极强。 在使徒之中排在最高的序列,因此对自己支配领域之外的征服与统治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 第二使徒 泪目之赫尔德 法师,女性。 她永远不会忘记美丽故乡世界的灭亡与家族的毁灭。 在魔界经历了漫长的年月生存至今。 传说她是最初发现利用自然之力来使用“魔法”的人物。 掌握了魔界的历史,为了让魔界复苏成像以前一样的都市而耗费了大量的年月和努力。 具备作为法师,将自己从有害的环境之中保护起来的能力与精神感应的能力,因此承担了扼制使徒,调停纷争,团结人民的责任。 和第九使徒卢克,第四使徒卡西亚斯的关系特别好。 虽然战斗力比较的贫弱,然而因为以上的原因,被公认为第二使徒。 居于布卢克林南部的布卢明戈特尔,但是几乎看不到她的身影。 第三使徒 苍穹之依西斯·普雷 依西斯·普雷原本居住的世界,是被在天空中翱翔的种族所支配的世界。 而他们之中能飞的最高的依西斯为了调查世界上发生的异变而升入苍穹,最终知道了魔界的存在。 在于第一使徒卡恩炽烈的战斗之中,伴随着脱离的魔界一起成为了彷徨的存在。 第四使徒 征服者卡西亚斯 为了战斗而生存的好战种族的一员,男性。 据说为了追求更强的对手而来到魔界。 魔界脱离之后依然穿梭于新的世界寻找着新的对手,是魔界第一的乐天主义者。 身体大约是人类的1.5倍大,是用双剑。 从长期积累而来的战斗技能来看的话或许是最强的存在。 在魔界与所有有机会一较高下的使徒(依西斯·普雷和罗特斯除外)都战斗过,但是都不能压倒性的战胜对手,并且败给了第一使徒卡恩。 因此十分畏惧卡恩,为了变得更强而与魔界人订立了召唤契约。 听说了阿拉德大陆上存在有强力的生命体的卡西亚斯和召唤师·凯特订立了契约,随时准备着被召唤到人间界,与强大的敌人战斗。 第五使徒 无形之希洛克 她的力量所及之处,万物皆会变化,是谓变异世界的使徒。 因为只有在温暖的地方才可以自在的活动,因此在魔界居住于梅特罗森特。 因为同样的理由,在能源方面和第七使徒安图恩的争吵从无中断。 使徒中第一个转移现象的受害者。 据说被转移到阿拉德大陆的悲鸣洞窟附近,在经历了无比的痛苦之后死去了。 第六使徒 黑病之堤雷基 一切疾病的根源。 能够把生命体的细胞都变为尘埃的漆黑野兽。 是由对所有种族斗致命的病源菌所构成的生物。 就算对魔界人也在以佩斯特,因斐卢恩萨为首的地区产生了变形与灾祸,但后被其他使徒控制,现居住在北普隆库斯的某地。 除了关系到自身生命外的重大场合,都会回避与其他使徒的争执。 因为转移,坠落到阿拉德大陆的小城市“诺斯马尔”,现在那个地区已经化为了人间地狱。 第七使徒 噬火之安图恩 拥有最大体积的使徒。 拥有着能够占据魔界一个区域的巨体,相反动作就比较迟钝了。 他所居住的世界的能量将要殆尽之时,脱离了的魔界接近了。 他用尽了最后的力量降落到魔界之上。 在梅特罗森特中央地区,吞食着一定期间生产出来的能源而存活。 他偶尔会进入睡眠,那时魔界的能源就会仿佛被点燃一样放出光芒,天界人也观测到了魔界。 天界人将这个称为,逆转都市的海市蜃楼。 这之后安图恩转移到了天界,占据了天界能源最丰富的能量站(PowerStation),持续吸收着那里的能源。 第八使徒 长足之罗特斯 从海洋世界移住到魔界的使徒。 从那之后便支配了魔界的海洋。 在冬眠中,作为第二个被转移的使徒,落入了天帷巨兽(Behemoth)的神殿中。 天帷巨兽醒来后飞上了天空,罗特斯无法行动,亦无法离开这个地方。因此他便占据了那里的古代神殿,操纵了憧憬古代遗迹的GBL教徒的精神。 第九使徒 建设者卢克 小型的人类型种族,男性。 从生下来就无法抗拒建设者的本能而制造着各种东西。 第二使徒希尔达在发现他以后,想要利用他再建魔界,然后因为他孤身一人作业进度十分缓慢。 他担当了被安图恩占据的梅特尔森特的重建,让魔界定期的以获得能源供给是他的功绩。 1000年前因为龙王巴克尔的压力,完成了死者之城,打通了天界到魔界的道路。

一周热门 更多>